张行方系列文学作品欣赏之——日子是烟火

日期:2020-12-19 21:20 作者:张行方 浏览: 编辑:中国书画名家 收藏

张行方系列文学作品欣赏之——

日子是烟火 

日子是烟火,而非风月。诗意和远方只是点缀,一蔬一米,粗茶淡饭,平朴踏实,才是生活的原始本色。

喜欢一个人在大自然中行走,大自然的五彩缤纷总是给我清新怡人的欢喜。大千世界,不是每一朵花的盛开都需要理由;不是每一朵云的翻腾,都需要驻足;不是每一次布谷鸟的鸣叫,都需要聆听;不是每一次蝴蝶穿行在花间,都能赶上,每一次遇见,都是大自然的恩施,连脚下泥土,也是被感染的,也是有温度的。

近日,忙里偷闲又翻起了纸质出版书,总想从中找回自己朝思暮想的儿时烟火味,满足自己清心寡欲的生活,在物欲横流的世俗中纯洁一把,故而,小心翼翼地翻开久已忘却的油墨香味,迷醉在铅字的阵营里,不亦乐乎,倒也能静心读下去。

逢人不说人间事,便是人间无事人。但求物我两忘,静静地享受读书人自得其乐的空闲时光。

读书,也是一种过日子的方式,是一种精致的生活,雅趣的生活,富裕的生活。

日子,就是一半烟火,一半情怀,一半工作,一半休闲,一半读书,一半写作,在虚拟的世界里,同甘共苦,欢乐共享。

一起哭时,悲伤减半;一起笑时,欢乐倍增。

一个家庭最幸福的地方,一是有烟火味的厨房,烟火味越浓,家里越兴旺,日子就会红红火火,人兴财旺;一是有诗琴声的书房,吟诵声越是高昂,家里就会诗书继世,忠孝传家,日子在文字间丰腴而弥漫书香,基业长青,根深叶茂。

好日子,需要烟火的微醺,需要书香的炙烤。

烟火气的厨房里,藏着一个家的最大福气,阳春白雪的书房,往往高朋满座,室雅兰香。

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

人是个神奇的存在,喜欢独处时的孤寂自在,又向往人潮拥挤的热闹生活。

饭点儿的缕缕青烟,是小时候对时间的第一个概念,拿着书本心不在焉地等开饭是一种奢侈的彳亍。

那时候,早起读书,是不折不扣的流程,雷打不动,至于入脑子多少只有天知地知,而街上商贩们的叫卖声,路遇熟人的招呼声,不绝于耳,过目不忘,耳熟能详;傍晚,树下乘凉人的你一言我一语,都是人间烟火,至味清欢,常常陪伴着我们的读书声消失在晚自习结束的嬉闹声中,铭记在心。

有时候生活真长,让你一边怀念一边忽略,循环往复;有时候生活真短,一个转身,被你忽略的就变成让你怀念的过往,只能怀想。

记起了元末明初的陶宗仪用树叶写下的《南村辍耕录》。他隐居乡间,一边耕种,一边教着学生,生活自然是清贫的,但却是自在的,满足的。

草庐简陋,案上却不缺少书籍。他不以落魄为苦,反以农耕为乐。他常常是幅巾布褐,独自放歌田园。

树叶上写字,月光下弹琴的人,定是有一颗诗意的心灵,懂得烟火味的甜美曼妙。

《深夜食堂》里说,食物是能量,是治愈,是珍贵,人间的味道叫做烟火气,时光是最昂贵的成本,爱是一切故事中最美的部分。

我翻阅着书籍,徘徊在古人的诗句和故事中,寻找着关于生活的最原始的痕迹,最诗意的烟火,最动人的情节。

古时的人们在物质条件无比匮乏的环境下,却能创作出那么多经典优美的诗词,似袅袅升腾的烟火,散发着迷人且深厚的文化底蕴,不但丰富了烟火生活,也倾倒了无数和我一样平凡而又青睐烟火味浓烈生活的凡人。

与烟火味中,纵横捭阖,惬意满满,不管如何,总有收获,感同身受也罢,不解其意也罢,有懂你的人也罢,无与你相知相和的也罢,带着至真至纯至诚之心,走进人情世故,好好体验一下酸甜苦辣的世间百态,才是人间烟火的纯净味道。

诗意并不是空灵的,它是生长在生活缝隙中的一草一木,一粥一饭。如果抛下了诗心,那么我们所剩的就全是俗世之心了。那还有烟火味的火烧火燎的痛快淋漓。

生活原本庸俗,原本单调,心灵再披上庸俗的外罩,双眼中的点点星光,就会消失在失却烟火味的无止境的枯燥之中。

《斜阳》一书里有段话很打心:“我装作老成,人人就传言我老成。我假装是个懒汉,人人就谣传我是懒惰虫。我故作冷淡,人人就说我是个无情的家伙。然而当我真的痛苦万分,不禁发出呻吟的时候,人人却认为我在无病呻吟。”

赏花,听雨,聆风,写诗,画眉,下厨,凡是经过尘间的烟火淬炼,再加上诗心的浸润,一举手一落笔,光阴里便多了生趣,日子也就美了。把生活,一半留给烟火,一半用来写诗,美哉,乐哉,悠哉。

汪曾祺说:四方食事,不过一碗人间烟火。生活无非就蕴藏在一粥一饭间。不如意之事常八九,而有烟火气的人无论身处何种境地,总能在柴米油盐里寻回对生活的热枕,那样的人,不会过得太差。有一句话说:“孤独的人,都要吃饱饭。”

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良言也。

吃得有滋有味,才能活得有滋有味。烟火味是公平的,没有厚此薄彼之分。

其实,我们每个人内心都特想过优雅的生活,闲暇时喝喝茶,掼掼蛋,再放上一段音乐听听,手中有书便更好,和贤哲对话,活出闲雅的姿态,活出闲适的心情。可有时免不了被生活弄得灰头土脸,再怎么掩饰,也掩饰不了满脸的疲惫和憔悴,这样的情境下,烟火味最能抚平皱褶的心灵,使人一心一意。

即便如此,但还是想优雅地过着日子,优雅地老去。优雅的前题是无拘无束,行动自如,才能摆正自己的心态,才能在烟火味中精彩地胜出。

“人间烟火味,最抚凡人心”。 这句话最早见于《一日禅》:小小厨房,一把米,一瓢水,几颗红豆,慢慢熬煮,米豆在罐中低低吟唱,飘出人间幸福味道。红尘世俗,好日子,从烟火中熏出来。

一年到头,异乡奔忙。有吃不尽的快餐,也有尝不尽的酒店美味羹肴,却始终抵不过家人亲手做的一顿家常便饭。

小时候,母亲焰的饼没出炉整个小院就溢出满满的香味,总是让我垂涎欲滴流口水,每周,父亲工作回家带给我的卤猪尾巴的醇香融化了我,过年了,一家人围在一起烤炉火的画面成了幸福的回忆。

而现在,时间都去哪了,它从我们的指缝间悄悄溜走了,这样的时光难得再有,只能一次一次出现在梦中。

前几日翻看张爱玲晚年的散文《谈吃与画饼充饥》。张爱玲给人的印象一直是:微仰着头,扶着腰际,眼尾斜斜地扫过来,高傲挑绝,似乎远隔于俗世之外,初时以为她写的食物必也是极挑剔、精致的,但在文章中看到的却都多是所具烟火气息的小吃的精致描写,看来人生在世,无一例外都喜欢烟火味,喜欢烟火味的熏陶,享受烟火味给舌尖上带来的美味。

繁华退却,粗茶淡饭,人间至美。无需华丽铺张,无需精心粉饰,人间至味是清欢,生活难得烟火味。

林语堂说:人生幸福,无非四件事:一是睡在自家床上;二是吃父母做的饭菜;三是听爱人讲情话;四是跟孩子做游戏。凡人俗事,无有例外。

喧嚣市井,一巷一街,一家一铺,一摊一贩,皆是烟火。红尘世俗,一饭一蔬,一箪一食,一壶一浆,皆是生活。

山河远阔,一叶一花,一草一木,一沙一砾,皆是馈赠。

一个有烟火味的家,仅有勤快的掌勺人是不够的,还要有愿意分享与赞美的家人,这浓浓的亲情才令人缱绻,这样的烟火味才让人留恋。

愿你我都能成为那个能够怀抱玫瑰下厨的女子,愿你我都能成为那个奔驰沙场不忘拾起树叶写字的人,愿你我都是拥有诗和远方的王者。

今日精彩,今生精彩,用烟火味把我们武装起来,在生活中,所向披靡,战无不胜,攻无不克。

编辑:高华芬

作者介绍:

张行方,安徽定远人,全媒体记者、中国散文家协会理事、中国书画院高级院士、中国书画名家专访网主编、安徽省硬笔书法家协会宣传部长、故宫博物院安徽省书画考级中心副主任、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安徽工作部总编、美国书画研究院无锡分院执行副院长、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安徽省人才学会会员、安徽省古塬书画院副院长、著名文艺评论家……

长于散文、诗歌、评论、长篇小说及非虚构等文本创作,其作品文采斐然、情感充沛、典雅博大、厚重飘逸、气势恢弘、张弛有度,立意精巧,充满灵魂的叩问和哲学的思辨,立体之艺术美感跃然纸上。

出版有:《等你回航》文学作品集。

供职单位:全国公安文联《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安徽工作部。

支付宝转账赞助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转账赞助

微信扫一扫赞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