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松民:“我军”、“国民党军”辨析

日期:2019-02-07 15:33 作者: 浏览: 编辑:神州网 收藏

  01

  最近几年,很多地方的抗战纪念馆在叙述抗战历史时,喜欢将国民党军称为“我军”,亲密无间,不分彼此,让我看得很是肉麻。

  去年在华东某地的孙立人故居看到过这个提法,不久前,在西南某省会城市的“中国远征军纪念展览”中又看到了这个提法,觉得很有必要进行一番认真辨析。

  02

  将国民党军即“国军”称为“我军”,其传递的强烈暗示是“我军”乃是“国军”的继承者而不是对立面。毫不客气地说,这是对历史的指鹿为马,也是对历史的颠覆与强奸。

  从我军的起源看,从一开始就是为了反抗国民党的屠杀政策而创建的,而“国军”恰是国民党屠杀政策的最主要工具。南昌起义打响了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第一枪,秋收起义正式打出了“工农革命军”(以后改称“工农红军”)的旗帜,目的就是要消灭“国军”,推翻国民党的反动统治。

  这样泾渭分明,势不两立的两支军队,怎么就忽然“我军”、“我军”地叫了起来,不分彼此了呢?

  的确,由于历史的原因,“国军”和我军之间是存在一些联系,比如两军的一些高级将领曾是黄埔同学,在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形成之后,红军被改编为八路军、新四军,穿上了和国军款式相同的军装,等等。

  尽管如此,由于我军坚持了毛主席制定的在统一战线中独立自主的政策,八路军、新四军和“国军”始终是性质截然不同的两支军队——一支是以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为宗旨的新型人民军队,另一支则是带有浓厚的半封建、半殖民地特征的剥削阶级的军阀军队。

  03

  在抗战期间,国民党一直视我党为异党,专门制定了《限制异党活动办法》。我军和“国军”,则在关系最好的时候,也仅仅是互称“友军”,任何时候都没有互称“我军”。

  在大多数情况下,“国军”视我军为眼中钉、肉中刺,必欲去之而后快。胡宗南坐拥几十万精锐部队,不去抗日,却专门用来包围陕甘宁边区。“国军”在制造大大小小的摩擦之外,还发动了震惊中外的“皖南事变”,导致近7000新四军指战员殉难。

  试问,人类历史上有这样的“我军”吗?把“国军”称为“我军”难道不是对土地革命战争时期牺牲的红军烈士、皖南事变中牺牲的新四军烈士、解放战争中牺牲的解放军烈士的莫大嘲弄和羞辱吗?

  04

  把“国军”称为“我军”,理论上的根源,是只有“民族主义”的视角,没有阶级视角。从“民族主义”的视角看出去,国共两军并无本质区别,但从阶级的视角看出去,两军的本质区别与尖锐对立就完全无法掩饰。

  从最终的政治效果看,把“国军”称为“我军”,并在抗战历史叙述中完全遮蔽“国军”的腐败无能,就等于否定了人民解放战争的正当性和新中国的正当性。这堪称历史虚无主义的新变种,和诋毁狼牙山五壮士那种牌号的历史虚无主义互为表里,目的则是完全一样的。

  2019年1月30日于北上的高铁中

支付宝转账赞助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转账赞助

微信扫一扫赞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