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化信:“霸座男”的“保护神”来了

日期:2018-09-03 15:24 作者: 浏览: 编辑:神州网 收藏

  “霸座男”孙博士引发的网上风暴震撼了每一个正直善良的中国人的心灵。对于“霸座男”孙某的无礼、无耻、无赖行为的批评、谴责的怒涛彰显了社会正气尚存,人间正义还在。因此,本人作为社科院的退休学者对广大网友的正义之举予以支持和关注。在网上看到社科院为了撇清与与孙某的关系的“辟谣”声明之后,还是感到社科院难辞其咎。我的根据是:

  1)虽然社科院在“辟谣”中指出孙某非社科院工作人员,也非在读生。但却不能否认孙某在2013年到2016年在社科院攻读法学硕士这一事实。而网上爆出的孙某的种种劣迹全是发生在2013年之后。

  2)社科院培养的“奇葩”,孙某不是第一个。“霸座男”消息传来,马上让我想起几年前爆红网上的另一位社科院培养出来的“奇葩”。就是那位当上副局长的厉声质问记者“你是为老百姓说话?还是为共产党说话”的逯某。不能不感到社科院的研究生教育存在严重问题。

  3)类似“霸座男”的行为和表现在社科院司空见惯。时光倒退25年,我国少数民族第一位农学博士徐鲜梅作为被国家人事部紧缺人才被派到社科院农发所的时候,就很像是动车上那位被抢座位的小姑娘,而且比她更惨不知多少倍。本来两年就可以坐上的“副研究员座位”,由于不肯与那些贪腐官僚和学术骗子同流合污,居然让她站着等了二十年还是不行!在2015年职称评定中农发所的帮派势力再次把她淘汰之后,一位帮派骨干兴致勃勃说:“嘿!还是把她干掉了!”。那种洋洋得意与“霸座男”孙某耍了列车员、列车长、乘警、一车乘客,成功地欺负了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姑娘”之后的洋洋得意如出一辙。(《震惊中国学术界的徐鲜梅博士职称事件》)。

  4)最无耻机构的传言。在2009年本人写了一份揭发农发所弄虚作假的举报材料,要寄给中国社会科学院信访办公室。因为不知道这个“信访办公室”归那个机构来管,便在网上查询。在百度上输入“中国社会科学院”和“机构”两个关键词之后,网上弹出的第一条信息便是:“中国社会科学院是世界上最无耻的机构”。本人作为中国社会科学院的一员当然感到惊诧、羞辱、愤怒。曾经想要找发出此论的作者兴师问罪。但是,后来的事实却改变了我的思想。在网上查过关于此论的一些材料之后,首先改变了认为是“恶毒攻击”的看法。认为至少是事出有因,是个人感受。经过几年的不断举报、不断碰壁的亲身经历之后,我就觉得此论即使不准确也无大错。“霸座男”那种“最无耻无赖”的形象传来,自然会让人想起“世界上最无耻机构”的传言。不管是从社会环境角度来考察,还是从教育责任来检点,中国社会科学院都难辞其咎。

  正因为存在这样一些认识,为了从根本上铲除这类不道德行为,便写了一篇博文《“霸座男”是“最高学术殿堂”培养出来的“最低档次的无赖”》,目的无非是希望社科院能反省,为彻底铲除这类丑恶现象担当起义不容辞的责任。

  让我没想到的是:该博文在《红歌会网》发表之后,马上就有一位化名“空口言”的社科院高人站出来说:“是社会,是教育出了大问题,人么都是好人別纠缠不放。”

  什么叫“都是好人”?什么叫“纠缠不放”?到底凭什么断定那些弄虚作假、欺蒙诈骗、拉帮结派为权贵阶层效劳,抢夺工农子女和平民家庭出身,所谓“没有背景”的莘莘学子的“进京指标”、“职称晋升指标”、“人才住房”等等,乃至发展到光天化日之下,大庭广众之中,公然抢占高铁座位而且无耻无赖死不认错的“都是好人”!世界上还有坏人吗?就算“都是好人”,好人表现出来这些坏毛病就不能揭发、不能批评吗?揭发、批评,请他们站出来,有错就认个错,自己觉得没错就给个“说法”,难道这就是“纠缠不放”吗?

  如果这“空口言”只是一位普通网友,我不会很在意,更不会较真。但是,据我现在掌握的情报,这位“空口言”并非普通网友。而是一位被称为党中央和国务院的参谋部和智囊团的最高学术殿堂的一位“精英”。是一位国家高参和“国师”级别的人物。这样一位人物发出“霸座男”们“都是好人”的论断和“别纠缠不放”的指令自然非同寻常。所以我感到“霸座男”们的“保护神”来了!

  但是,这位“保护神”的论断确实让我等草民感到困惑和百思不得其解。很想向这位“国师”请教。请这位“国师”为我等百姓答疑解惑、指点迷津。不过,我从来不愿意和戴着“面具”的人对话。即使是“国师”、“师爷”、“皇上”,我也要一睹真颜。这大概也是亿万国人和天下网民的希望。故此,请“空口言大师”摘下“面具”,亮出真名实姓,然后再向我等草民宣喻、阐述“都是好人”和“别纠缠不放”等重大理论问题,并答疑解惑。我们盼望着、等待着!

支付宝转账赞助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转账赞助

微信扫一扫赞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