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澄:范冰冰获奖,当之无愧——“国家精神造就者奖”与两个中国之命运

日期:2018-06-13 17:20 作者: 浏览: 编辑:神州网 收藏

 

范冰冰获奖,当之无愧!

——“国家精神造就者奖”与两个中国之命运

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 副会长  胡 澄

  范冰冰荣获了由奔驰公司颁发的“国家精神造就荣誉大奖”,我举双手赞成,认为她受之无愧!奔驰公司设立此奖,也是授之无愧。为什么?因为这一授受之间确实反映了当前我们国家的另一种精神面貌——资本至上,娱乐至死!而由大资本操控这个奖项的运作,也说明了我们这个国家社会生活的原动力——市场决定一切,资本操控未来!洋人窃持国柄!这个奖的授受之间就充分表明了国际大资本集团想要按照什么样的精神来“造就”一个中国;国际大资本集团想要“造就”的中国是什么样的面目。范冰冰只不过是它们的代言人而已。

  这个奖的授受赤裸裸的展现了资本与戏子之间的正当的性关系。这种关系的“鸨儿”就是一些著名的经济学家,如张维迎之流;这种关系的法理“师爷”就是一些著名的法学家,如贺卫方之流;这种关系的“吹鼓手”与“宾相”,就是某些著名的影评人,如尹鸿之流。这些货色在资本的召唤下麇集一处,正在中国上演着一出烈火烹油、花团锦簇般的大戏,这正如《共产党宣言》所言,资产者“一定要按照自己的面貌为自己创造一个世界”。而这一切的一切,如:洋垃圾的引进、核废料的进口、精神奖的颁发,哪个不是以“市场的需求”、“资本的利润”的名义而大行其道?范冰冰的获奖,就把这样一个“市场的中国”“资本的中国”赤裸裸的展现在我们面前。作为“这一个”中国精神的形象代言人,范冰冰获奖,她当之无愧!

  在我们面前,“这一个”资本的中国与人民的中国对立着。这不由得使我们想起了毛主席在中共七大上所作的开幕词《两个中国之命运》。毛主席从那时起就鲜明地提出了这个历史问题,并为光明的中国的前途奋斗了一生,直至晚年悲壮地倒在了征途之中!现在这样的历史又严峻地摆在了中国人民与中国共产党的面前。

  网友们都说“戏子误国”,其实他们哪有那样的能量与本事?持此论者可好好读一下欧阳修的《五代史·伶官传序》:“呜呼!盛衰之理,虽曰天命,岂非人事哉!原庄宗之所以得天下,与其所以失之者,可以知之矣。”此文一唱三叹之间,激愤奋之情,声闻千古,真是一篇好文章,呜呼!这些戏子不过是鲁迅先生所说的“是人肉酱缸上的金盖子,是鬼脸儿上的雪花膏”。在金盖子与雪花膏的掩盖下的是吃人肉、喝人血的资本与市场。这些鬼类,正按照自己的面貌正在“造就”着我们国家的面貌。他们利用的一件重要武器就是文艺如电影。早在冷战初期,美国中央情报局就大规模的投入资金与人力拍摄反共电影。最典型的就是拍摄于1954年的反共动画片《动物庄园》。这部动用了80位动漫画家,750拍摄个场景,30万幅彩色图片的影片的中心情节,就是把共产主义者描绘成面目可憎的猪。为了满足中情局的要求,电影编剧特意在结尾处把猪描写得完全腐化,其它动物则发动了一场革命,成功地推翻了统治它们的猪。而冯小刚导演的影片《芳华》,也是恰到好处运用了猪的隐喻,在举着毛主席像游行的队伍中逃跑的猪在影片中横冲直撞。更有甚者,诺贝尔文学奖评委会给莫言的颁奖词中也大大赞扬了莫言——“他描述的猪圈生活让我们觉得非常熟悉。”在军队中,妄图以美军精神“造就”中国军队面貌的刘亚洲竟然也公开的嘲弄《国歌》“发出最后的吼声”是“猪的吼声是绝望而雄壮的。它一辈子只有在被杀时才发出这最后的吼声。”这一切都是巧合吗?而令人愤怒的是我们的一些文化官员却自觉不自觉地在助纣为孽。他们公开的对莫言获奖表示赞赏;把冯小刚等一些丑类拉入政协,使他们名利双收,祸乱神州。我们某些高层人物在资本的迷魂汤、市场的香艳色的围猎下连最后一片遮羞布都不要了。我们一些号称建设社会主义的中国共产党人就成了为资本站台的“衣冠禽兽”!这些人的无耻带动了社会底层的姑娘们都脱去了最后一片衣服,心甘情愿地被送上资本狂欢的“女体盛”饱受凌辱!看一看大学校园中大肆盛行的“裸体贷”吧!可以说大资本已经掌握了经济主导权,沦陷了意识形态话语权,照此下去政治主导权的易手也是早晚的事情!

  我想起了革命先烈向警予、杨开慧、陈铁军、伍若兰、赵一曼、刘胡兰、江竹筠等等这些妇女解放的先驱们。当她们的英灵看到自己的姐妹赤裸裸的遭受资本的强奸时,她们的在天之灵何以瞑目?而这个样子的中国又有何面目去面对对先烈?!有何面目去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有何面目面以对先烈的革命初心?!

  行文至此,悲愤难捺,赋诗一首,以纾愤懑!

  创业艰辛百战收,

  子孙无道失神州!

  金钱烈焰国何在?

  商女淫歌魄已丢!

  先烈初心铭肺腑,

  主席遗训记心头。

  精神造就凭谁事?

  切问卡尔二百秋!

支付宝转账赞助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转账赞助

微信扫一扫赞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