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动中国经济发展增速与质量互促共进

日期:2018-03-15 01:05 作者: 浏览: 编辑:xk 收藏

  新华网北京3月13日电(闫雨昕)当前,中国经济发展进入新时代,如何在保证一定增速的同时提高发展的质量,并将二者有机结合,成为各级政府、各个领域共同关注的大课题。

  党的十九大提出“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今年政府工作报告要求推动质量变革、效率变革、动力变革,实现经济平稳增长和质量效益提高互促共进,这为各领域和各部门主动适应我国发展新变化、谋划部署工作进一步明确了指向。

  “防风险”:以强监管为前提促进金融业提质增效

  五年来,我国的经济实力不断跃上新台阶,作为国家主要核心竞争力,金融改革发展五年来也不断取得新成就,金融业保持良好快速发展态势。但同时,房地产金融、影子银行、地方债务等一些领域的风险也不断积聚,如何在这个阶段遏制风险的滋生,是更好服务实体经济的迫切要求,也是“高质量发展”的必然要求。

  当前,防风险的政策侧重愈发强烈。十九大报告中提出的“健全金融监管体系”,无疑为强化监管指明了方向。而“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更是作为我国“三大攻坚战”之首,在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单独列出。

  有关金融业防风险内涵与措施的表述,在今年的两会期间被代表委员们反复提及。3月8日举行的全国政协十三届一次会议第二场记者会上,中国进出口银行董事长、党委书记胡晓炼建议,希望监管要提高效率,增强针对性。

  “监管机构首先应该把着力点放在强化金融机构的公司治理上。”她认为,“风险的有效防控还是要靠金融机构自身,要加强自己的公司治理,加强自己依法合规的公司文化,加强内部管控。”

  胡晓炼说,还是要让金融机构在“明底线、知边界”的情况下努力做好经营工作,为实体经济的服务创造更大的空间。

  央行行长周小川3月9日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记者会上表示,金融行业本身就是高杠杆,是管理风险的行业。因此,防风险如果防得好,金融行业就能够发展得好。

  他表示,防风险历来是金融改革的重要组成部分,防风险与金融改革不是对立的,而是一致的。改进监管历来也是金融改革的重要部分。在改进监管和防风险的前提下,金融领域其他改革可以走得更快,步子迈得更大。

  “缩差距”:以乡村振兴为战略指引城乡融合发展

  推动高质量发展,就是要坚持质量第一、效益优先,着力解决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在区域差异、城乡差距等方面表现尤为突出。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李伟指出,从人均GDP最高的前5个省份与最低的后5个省份的平均水平之比,以及地区间加权变异系数看,我国区域间差距自2006年以后逐步缩小,但近两三年出现再度扩大的势头。

  今年政府工作报告要求,扎实推进区域协调发展战略。完善区域发展政策,推进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逐步缩小城乡区域发展差距,把各地比较优势和潜力充分发挥出来。

  “实施区域协调发展战略,推动各区域充分发挥比较优势,深化区际分工;促进要素有序自由流动,提高资源空间配置效率;缩小基本公共服务差距,使各地区群众享有均等化的基本公共服务;推动各地区依据主体功能定位发展,促进人口、经济和资源、环境的空间均衡,进而实现各区域更高质量、更有效率、更加公平、更可持续的发展,将对提高我国经济发展质量和效益、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发挥重要支撑作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王一鸣指出。

  报告还指出,要大力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科学制定规划,健全城乡融合发展体制机制,依靠改革创新壮大乡村发展新动能。

  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韩俊认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意味着要重新认识和发现乡村价值。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乡村振兴道路,排在首位的是重塑城乡关系,走城乡融合发展之路,“重塑城乡关系要处理好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和推进新型城镇化的关系。”

  数据显示,过去五年,我国城镇化率从52.6%上升到2017年的58.5%。“新型城镇化、城市群、特大城市、超大城市、大中小城市的协调发展,是拉动经济增长、拉动结构优化、拉动经济形态转型的重要力量。”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首席研究员张燕生向记者指出。

  “创制度”:用六大体系建设维护稳中求进大局

  2017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推动高质量发展是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确定发展思路、制定经济政策、实施宏观调控的根本要求,必须加快形成推动高质量发展的指标体系、政策体系、标准体系、统计体系、绩效评价、政绩考核,创建和完善制度环境,推动我国经济在实现高质量发展上不断取得新进展。

  对于“建立这六大体系”的新办法,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杨伟民在3月8日举行的全国政协十三届一次会议上强调,在这个过程当中评价的体系、统计的体系、政策的体系、绩效的评价等等都会相应地做出一些调整,但是也不会一次就到位了,而是逐步完善。

  2018年政府工作报告中,将全年的GDP增长目标设定在6.5%左右,这与2017年锁定的目标数值相同。

  “我们已经不在乎说某一年增长速度提高了几个点或者某一年某个季度下降了零点几个百分点,对此没有必要大惊小怪,也没有必要惊慌失措,应该保持平和的心态,朝着高质量发展这个大方向持续努力,我觉得这就是稳中求进的要义所在。”杨伟民表示。

  “提出高质量发展只是刚刚开始,这个路程还需要很久,”杨伟民表示,从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到2035年基本实现现代化,再到2050年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现代化强国,整个过程都是追求高质量发展的过程。

  高质量发展并非一蹴而就,而是需要一步一个台阶,其过程更不会一帆风顺。所以正如政府工作报告中的表述:“坡是要爬的,坎儿是要过的”,并且强调,“我们有能力、有信心能过这个坡,过这个坎儿。”

支付宝转账赞助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转账赞助

微信扫一扫赞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