禹平故里春行

日期:2019-03-18 14:53 作者:文/魏浩 浏览: 编辑:mozhimoxia 收藏

        川中三月,春风和煦,山坡上、田野里,一畦畦、一片片、一簇簇,到处都是春的精灵、春的信使。如果在不知不觉中有一场夜雨随风潜入,那你一定要起个大早,大步流星走出户外。虽然晨风吹面,轻寒阵阵,但空气中泥土与青草混合着各种花儿的清香,会让你心旷神怡。湿漉漉的田野,青青的麦苗,金黄的菜花,欢叫的鸟儿,田边转角处突然闪入眼帘的一两枝桃花、李花、梨花,挂着晶莹的雨滴,这春的灵动,这春的精灵,一定会让你神清气爽,一个冬天的疲惫与寂寞,就会在这个早晨换装谢落。
        再往前走,你的视野越来越开阔,山脚、河边有狗儿奔跑,牛儿撒欢,这样一幅山乡早春图,一定会让你更加兴致盎然。平日里那些琐事,那些烦躁,那些不愉快,统统都忘得一干二净。不要着急,也不要被眼前的田园精致所迷惑,这时你才刚刚走出三元镇中山村的农家小院,请继续沿着省道101线(去年已经调整为国道245线)前行吧,大约两公里的路程,就到了中山村与三清村的交界处。这是观赏三元油菜花的最佳处,也是三元油菜花节的主景区。三元镇以“禹平故里,秀美三元”为主题的油菜花节,今年已是第五届了。三元,这个原本不见经传川中小镇,随着油菜花节的举办,已是蜚声川渝了,慕名前来踏青游玩,畅游花海、凭吊邓禹平的游客络绎不绝。两村交界处矗立着一座山峰,就是黄家梁子,顺着山路蛇形而上,第一处观景台到了。跨过一道牌坊,向右侧山崖望去,一个巨型的草书“龍”,肯定会扯住你的眼球。它张扬腾跃,有如飞龙在天,一笔而成,一气贯之,龙之精、气、神,全都聚集在这山水之间。这时你再慢慢转身而望,自西而东的魏城河,也有了壮观灵动的气象。再往上走,山势越来越陡。不要回头,走路不观景,观景不走路。当你感觉腿脚微酸,额角沁汗,心有所悔时,一处悬崖上的平台会让你兴奋异常。在这里,你可以歇歇脚,关键是你歇脚的念头刚一闪现,你就被对岸的美景吸引了。金黄色的油菜花沿魏城河两岸,逶迤铺展,或有麦地相隔,黄绿相间,色块分明。正对面翠绿覆盖,形式倒挂巨型钟玲的小山,就是金钟山,它稳坐魏城河右岸,把整个菜花节主景区深情地拥入怀中。
        从黄家梁子望去,静静地河水环绕金钟山脚下,河水清清,碧波不兴,从容淡定。金钟山把右岸相对开阔的一片平地均匀分开,让两个村的村民世代同享沃野,太平相处,繁衍生息。山顶蓝天碧透,白云飘飘,高远空晴;山腰薄雾蒸腾,飘飘渺渺,犹似仙山;山脚下绿水环绕,钟灵毓秀,土地平旷。山边地头一排排、一处处农房,白墙青瓦,屋舍俨然,点缀在花海之间,好一幅美丽乡村图景啊。如果你是一位摄影爱好者,这夜雨初霁的春天乡村图,一定会让你的相机、手机交叉频用,咔嚓不停。如果你是一位画家,你一定会在这里撑起你的画板,把这个美丽的春天,留在人间。如果你是一位音乐爱好者,行进在这青山绿水间,你一定会情不自禁的唱起“高山长青,涧水常蓝…..碧水常围着青山转”。如果你是一位诗人,你一定会为邓禹平的故里,为新时代的美丽乡村放歌。三元镇原本也是四川众多乡镇中一个不容易被人记住的普通中型乡镇,尽管这里出生过被誉为“阿里山之父”的诗人、画家、歌词作者邓禹平,还生养了抗美援朝的烈士严淑贞、王安全、范珍等。
        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三元乡生产的白厂丝也名噪一时,但是真正让人们记住三元、走进三元,还是近几年来,三元镇立足镇情,以良好的生态为底色,通过收集、整理、挖掘禹平文化,成立民间“邓禹平文化研究会”,修缮邓禹平故居,研判当地自然山水特点,发掘提升良好自然资源,以金钟山、魏城河及两岸滩地为中心,利用中山村、三清村、龙吟村、龙居村的自然景观优势和当地村民世代种植油菜、小麦作物的悠久历史,引导村民分区域、按景观规划设计种植油菜、小麦,发展乡村休闲旅游,打造油菜花节,发展乡村特色农场品。在总结提升的基础上,基本形成了以菜花摄影、田园骑游、魏河泛舟、河鲜味美、花海漫步、柴火农家饭、趣味童年、绿色农产品为特色的乡村旅游,常年吸引游客10万人次以上。乡村旅游的发展,拓宽了农业农村发展的路子,迈开了乡村振兴的步子,增加了农民增收奔康的票子。主景区的中山村已成功创建为“四川省环境优美示范村庄”。现在,三元镇正在精心构建"春有油菜花节、夏有果桑采摘节、秋有魏城河观光垂钓、冬有禹平广场篝火晚会"的四季旅游业态,创新拓展丘陵地区农业生态休闲观光体验旅游的新路子。
        站在黄家梁子静观青山绿水,山脚下千亩菜花在一轮朝阳的照耀下,泛着金黄;魏城河平静如镜,两岸菜花、天上白云,倒影期间,河水潺湲;远望群山起伏,郁郁苍苍,浩浩邈邈。菜花、麦田、流水、人家,将整个大地渲染得如同画图般绚烂,置身于这样一个充满泥土气息的蓬勃春天,浑身充满着自信、希望与力量。来到禹平故里,邓禹平的故居是一定要去瞻仰的。1924年,邓禹平出生在四川三台奎木乡邓家湾,即今三台县三元镇三清村。当地人介绍,邓家在民国时期是当地的富裕人家,祖父是清末武秀才,父亲是民国时期四川军阀刘湘的部队里的一名中高级军官,邓禹平后来成长为诗人、画家和歌词作者,是因为从小受其母亲的影响。其母出生大户,爱好音乐,犹擅乐器,邓禹平从小耳濡目染,与音乐创作结下不解之缘。闲谈之间,禹平故居已在眼前。禹平老屋建于清末民初,是一座典型的川中丘陵地区农村常见的吊脚楼式篱栅建筑,普通平常,只有细看屋基础石,木质窗格之雕花,从细腻的工艺与精致的纹路间,才能窥得见中等富裕人家的一丝遗存。
        中学时期,邓禹平就喜欢舞文弄墨,擅长棋琴书画、诗词歌赋,不到二十岁就考入了中央电影制片厂剧团。1948年随张彻导演赴台湾拍摄电影《阿里山风云》,电影尚未拍完,人民解放军已剑指东南,因为买不到返回大陆的机票,邓禹平只得寓留台湾,从此“我在这头 母亲在那头”。而他为《阿里山风云》创作的电影主题曲《阿里山姑娘》却红遍了海峡两岸,成为连接”这头”与”那头”的美妙彩虹。寓居台湾的邓禹平一生寂寥,只能用诗歌与绘画来抒发他对亲人、对大陆、对家乡的思念与热爱。最刻骨铭心的,当然是他的初恋、他的白玫。到县城上中学的小禹平,因为音乐,因为文学,认识了同学白玫,“千斟佳酿不能醉我,万坛糖蜜不能迷我,若要我怡然酩酊;除非——妳那浅浅的酒窝。”两个情窦初开的少男少女很快堕入了爱河。禹平赴重庆读书期间,他们聚少离多,只能鸿雁传情,禹平到台湾后更是音信杳无,相思成灰,以致老年的邓禹平晚景凄凉,后来因中风导致半身不遂,垂垂老矣,更多的时候只能在养老院里独守寂寞。他思念大陆、千百次梦回家乡的山水田园。回味年轻时候的幸福时光与青涩初恋,是邓禹平生命最快乐和最有有意义的延续。
        伞的花朵  只在雨中绽开,雨一停  它就枯萎。伞的花季  最大的是清明前后,梅子将要成熟时节。伞是可以折叠  可带走的屋顶,伞是外出的家……伞是一个独立的宇宙,伞下只容得下你和我。当你不来的时候;伞下一宇宙的温馨,变换成了一宇宙的寂寞。这时一个游子深情的吟唱,她低回婉转,绕梁动尘,它不仅是邓禹平对爱情的执着,更表达了来海外游子对祖国的无限眷恋。这首《伞的宇宙》获得1981年台湾词作金鼎奖。晚年的邓禹平行动不便,步履蹒跚,但是作为诗人的他始终有一颗年轻、快乐、活泼的心,并且他常常把他的积极、坚强、快乐与喜悦传染给病友及身边的人。1983年,在被邓禹平称为“小朋友”的音乐人钟光荣的帮助、策划下出版了歌曲集《邓禹平之歌》和诗词集《我存在因为歌因为爱》。邓禹平的诗歌浪漫缠绵,温柔动人,充满着无限的美好与爱恋,有如故乡的青山秀水。晚年的邓禹平知道自己在有生之年,再也无法回到祖国、回到生养自己的奎木乡邓家湾,再也见不到自己朝思暮想的亲人和初恋,再也见不到给自己童年带来无尽欢乐的魏城河和童年一起过家家、抓蝌蚪、追蝴蝶、看蜻蜓的小伙伴了,他只能把这些美好与回忆,化作一首首欢快的诗歌来吟唱,于是有了《我送你一首小诗》、《除非》、《小时候》、《请乘坐我歌声的翅膀》等,这些快乐的音符在他晚年的时光中飘扬。
        走在春雨绵绵的三月天,走在禹平故里,“高山青,涧水蓝,阿里山的姑娘美如水呀……”的旋律,在三元、在三台、在大陆的山山水水间弥漫…..台湾与大陆,原本就是一个母体的两个婴儿。如果禹平能重回故里,看到家乡如此的惊人巨变,看到家乡人民对自己的深深怀念,一定会为今天的祖国自豪,为家乡的土地深情歌唱。三元的油菜花之所以迷人,三元的春天之所以让人流连忘返,是因为每一株金色都饱含劳动与泥土的芬芳,每一朵盛开的花瓣都是爱与思念的音符。(文/魏浩)
         在《禹平故里春行》中,作者魏浩先生用丰厚文字底蕴和诗意的语言描写了禹平故里,构成了一幅如诗如画般春景图。魏浩,男,汉族,本科学历。四川三台人。先后从事教育\行政工作,现为四川省三台县政协机关干部。有通讯、诗歌、散文散见于《人民公安报》《四川日报》《绵阳日报》或其它新媒体平台。

支付宝转账赞助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转账赞助

微信扫一扫赞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