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亿万富商王振华和那个周姓女子

日期:2019-07-09 11:22 作者:顾明君 浏览: 编辑:mozhimoxia 收藏

    7月3日,随着一份上海警方发布的警情通报,新城控股董事长王振华涉嫌猥亵女童被官方证实,消息迅速传播开来,富商、女童、猥亵,这些尖锐的字眼组合在一起,触碰了整个社会的道德底线。出事之前,王振华在他的老家江苏常州还算不上是家喻户晓的名人,但在出事后,他的名字几乎出现在了每一个常州人的微信聊天记录里。常州曾是王振华的福地,他生于这里,在这里赚到第一桶金,他的根基仍在这里,但以后,这里很可能会变成他最难以面对的地方,因为这里有太多他的亲戚朋友、认识他的人,以及他九十高龄的老母亲。
    王振华在常州开发的最早的项目之一:有能力的穷小子其生活作风……王振华的家在常州市武进区湖塘镇王野鸡村,这个村子几年前已经拆掉,部分村民被安置在湾里某小区内。在该小区内,津云记者找到了一些曾经与王振华同村的村民,村民们告诉津云记者,以前王振华家很穷,他一个人带富了全家,确实有能力。“王振华家5个兄弟,王振华最小,他父母都是农民,5个孩子加上父母,7个人住在大约20平方米的房子里,生活真的很难。后来王振华上了电大,自己开了公司,把他的哥哥们都弄进了公司里,一家子一起干,越干越大。”前王野鸡村村民王阿姨说。网上流传着一些王振华的创业经历,村民陈大伯告诉津云记者,那些信息基本说的都对,王振华一开始确是国有棉纺厂的车间副主任,后来自己开了红旗织布厂,他当年就在红旗织布厂里工作过,回想起王振华工作时的样子,陈大伯对王振华的工作能力给与了充分的肯定。
    对于王家人的为人,村民们的评价是“还可以”。“以前还可以,那时候他没有钱嘛,后来人家有钱了,眼睛大了,跟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了,也就见不到了。”王阿姨说。有人提到王振华的二哥几年前上吊自杀了,这件事得到了王阿姨的证实,关于王振华二哥自杀的原因,有人说与女人有关,有人说是因为王振华嫌他管理不善剥夺了他公司高管的职位他想不开导致的,还有人表示他二哥自杀前已患癌症。王振华在常州有多处房产,有村民称他在新加坡也买了房子,他早已脱离了原来的生活圈子,但关于他的各种消息仍会源源不断地传回同村人的耳朵里,其中许多是关于王振华私生活的。采访中有多位村民向津云记者提到,王振华的私生活比较混乱,有多个情人,甚至讲出了更丰富的细节,但没有人能为这些传言拿出可靠的证据。而这些传闻极有可能也涉及此次警方通报中提到的周某。
    警方通报中的周某是谁?根据警方通报,周某,女,49岁,江苏人,是她带着两名女童到上海的酒店,后女童被王振华猥亵,周某于7月2日自首后被上海警方刑事拘留。根据警方提供的简要个人信息,认识王振华的人迅速联想到了一名叫周某芬的女子。周某芬曾是张家村生产队的人,张家村现已拆迁,拆迁前与王野鸡村相邻,现在这两村的地域范围都已划入何留社区,原来的何留村还保留着。“周家有三个女儿,周某芬是老大,她离婚了,和王振华是情人关系。”一位何留村的老人告诉津云记者,并表示这几乎是公开的秘密。在张家村生产队拆迁安置小区内,不少人认识周某芬的父亲。“她(指周某芬)爸爸以前是生产队的领导,走路有一点点跛,老伴身体不好,他需要在家照顾,这个人真的很好,谁有什么困难跟他说他都会帮忙解决,他现在不住这,但是隔三差五就会过来看看,毕竟当了这么多年大队领导,今年大概73岁吧,但是开车很好,有时还带大家出去兜风,他女儿出这样的事,也许他根本就不知道,这给他打击应该蛮大的。”曾与周某芬父亲同在一个大队的刘阿姨告诉记者。
    与周某芬的父亲相比,大家对周某芬的了解要少得多,只知道她离婚了,带着孩子,好像也在做地产方面的生意。“周某芬年轻时很漂亮,大概1米6的个子吧,现在上岁数了,发胖了,也50来岁的人了,那天我还看见她了。”刘阿姨的儿子说,但他的说法立即遭到了父亲的反对,“她漂亮什么,我没看出来。”多位村民告诉津云记者,周家在常州也有多套房产,因为背靠王振华,日子也很阔绰,仅在记者前往的拆迁安置小区内,周家就有不止一套房产。“除了一套是周家小女儿在住,其他的都租出去了,网上有一些是瞎说的,周家的小女儿没有离婚,她不上班,带着两个孩子,生活的好好的。她平时见人也很客气,人不错的。”刘阿姨说,至于王振华的为人,刘阿姨则表示,对他的评价因人而异了。有消息称周家女儿在湖塘镇古方路上经营一家名为鸿福楼的饭馆,津云记者到达古方路后,周围商户证实,这里确实曾有一家叫鸿福楼的饭馆,但是去年下半年就盘出去了,接手鸿福楼的商家也倒闭了,现在新的接手人正在装修。附近一家商户告诉记者,鸿福楼有个老板娘,看着比较年轻,开一辆丰田锐志。“我这两天才听别人说老板娘姓周。”古方路上另一家商户经营者说。粉色的楼就是原来的鸿福楼。津云记者在公开企业信息中查询“周某芬”和“常州”,结果显示有多家企业的法人姓名为周某芬,行业涉及水泥制造、工程建设、商业贸易、装饰材料,另有多家企业的主要人员中显示有名为周某芬的人,这些企业大多位于武进区,早的成立于十几年前,最晚的去年才成立,但搜索“周某芬”和“王振华”,则没有符合条件的企业。周家的一位远亲告诉记者,出事后周某一家就都失联了。
    王家的势力与难逃的唾弃。在津云记者走访的过程中,每当记者提起周某芬的名字或王振华的名字,许多人都以不自然的表情回答“不知道”或建议记者去问别人。何留村里有一处棋牌室是周某芬的父亲常去的地方,但当记者进入棋牌室打听时,没有一个人愿意与记者交流。“大家都怕惹事嘛,就算最后王振华进去了,还有他的儿子、亲戚,他太有钱了。”何留村一位村民说。新城控股在常州有许多楼盘,仍有大片工地在建,马路上随处可见新城控股楼盘的广告。一位熟悉王家情况的村民告诉记者,王振华的父亲早就去世了,但母亲依然健在,今年已九十高龄,由王振华的三哥陪着住在武进区一高档别墅小区内,该小区也是王振华的公司开发的,是常州市最早的别墅小区之一。记者来到该小区发现,小区围墙3米多高,上面还加装了约2米高的玻璃金属围栏,墙内别墅在植物的掩映中,私密性极佳。记者未被允许进入该小区,保安请示领导后表示无法告知王振华是否为该小区业主。
    王振华母亲居住的别墅小区,私密性极佳。尽管王振华此前有众多私生活传闻,但从未有人听说过他曾有猥亵幼女的“特殊癖好”。面对警方通告,王振华的一位昔日同学还是不断地向津云记者讲述王振华的创业艰辛和励志奋斗,“一步步打拼到身家几千亿真的不容易,他的理念很对,他的项目落户了全国很多个城市,新城控股挤进了全国地产企业前十。”但更多的人已不屑于王振华的巨额资产,开始毫不留情地予以唾弃。“他以后就不要出现在常州了,他还有脸出来吗?”一位常州的出租司机说。“如果做这种事,我们老百姓讲,叫猪狗不如啊。”认识王振华的一位阿姨对记者说。但同时,也有人对这件事的真实性仍持怀疑态度。
    7月6日,据财经媒体报道,受王振华涉嫌猥亵女童案影响,新城控股系股票本周三天市值累计蒸发已逾400亿元。根据警方通告,王振华目前为涉嫌猥亵幼女,其最终案情,有待上海警方进一步披露。在7月8日下午,上海市政协召开十三届二十九次主席会议。会议决定,撤销王振华第十三届上海市政协委员资格。据悉,从江苏常州走出来的亿万富商王振华系新城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新城发展控股有限公司创始人,曾担任新城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文中有一部分人物为化名)

支付宝转账赞助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转账赞助

微信扫一扫赞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