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政策法规 学前教育 小学在线 改革前沿 观点言论 中考在线 高考在线 就业指导 校闻联播

校长访谈

中国民生网总编办公室
旗下栏目:
来源: 编辑:神州网 发布时间:2014-12-22 17:30
摘要:南科大原校长朱清时:“南科”五年 并非“一梦”

新闻1+1》2014年9月9日完成台本——朱清时:“南科”五年,并非“一梦”

(节目导视)

解说:

五年前63岁的他踌躇满志,对未来充满希望。

朱清时:

希望全国高校教育界、社会都看到,原来中国大学还可以这样办。

解说:

五年后正式卸任南科大校长,朱清时给中国的教育改革带来了什么?

朱清时:

困难和不足还很多,学校的希望寄托在你们身上。

解说:

五年,如何看待自己的付出和努力,五年如何评价这所大学的探索和坚持。《新闻1+1》今日白岩松专访朱清时:“南科”五年,并非“一梦”!

主持人 白岩松:

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1+1》。9月1日是开学的日子,对于绝大多数的学校来说都是一个新的开始,但是对于南方科技大学来说,9月1日这一天却是创校校长朱清时卸任校长的时刻,他用三个鞠躬来告别校长的位置,我们一起来看一下。鞠躬只是一个很短暂的时间,今天我们演播室请到了原南方科技大学的校长朱清时,现在可以说还是看守校长,我要加一个引号,因为新的校长临选要在9月底的时候可能才会有最后的结果。朱校长明天就是教师节了,得先祝您教师节快乐。

南方科技大学创校校长 朱清时:

谢谢。

白岩松:

卸任这些天之后快乐吗?

朱清时:

很快活,很轻松,还有很多事情在做。

白岩松:

我注意到了因为可能是南方科技大学作为创校的校长,这五年媒体关注非常多,因为也寄托了好多人高校的改革的期待,因此您卸任这几天的时候,我发现媒体报道很多,但是这里的关键词并不一样从标题上,你看。我罗列了一些有这么多像妥协、身心俱疲、最牛校长、遗憾、惨胜、失败,让您选一个,您会选哪个?还是都不选?

朱清时:

都不选。

白岩松:

为什么?

朱清时:

我觉得这些描述都比较表面,他们看问题的角度跟我自己不一样。

白岩松:

惨胜,毕竟有胜吗?

朱清时:

我觉得我们五年做到的东西远远超过惨胜,我们把五年充分利用起来,能做的都做成了。

白岩松:

我这有一个空的板子,那您自己写两个关键词,写一个关键词看是哪个关键词代表您这五年一个感受,在这个时间在您写这个关键词的时候。来,让我们一起回顾一下朱校长卸任的那个时刻。

领导:

欢迎朱清时校长为新生致词。

解说:

9月1日在南方科技大学2014年新生开学典礼上,大家以长时间的掌声欢迎朱清时的演讲。因为这是他以校长身份做的最后一次演讲。

朱清时:

南方科技大学是我国高教改革的一所实验学校,在过去的五年中。

解说:

五年前明显提出要以去行政化、自主招生、自授学位原则办大学的朱清时,曾吸引了社会各界的强烈关注,五年后已经68岁,即将卸任校长的朱清时依然鼓励新进入南科大的学生,要独立思考、创新。

朱清时:

五年的时间很短,我们的教改刚刚起步,困难和不足还很多,学校的希望寄托在你们身上。

解说:

短短9分钟演讲后,他朝台下连鞠了三躬,学生、家长掌声不断,演讲之后的第二天朱清时正式卸任。五年前同样是在9月,朱清时在接任南科大校长后做了第一次公开演讲,当时已是63岁的他脸色红润,声音洪亮,对未来充满了期许。

朱清时:

把这五年规划好,已经有了规划了,我们正在一步步把这个规划实现。正如有些媒体评论,我们就把这“一亩三分地”种好,种好的期许是什么?种好之后希望全国的高校、教育界、社会都看到,中国的大学还可以这样办。

解说:

五年前的演讲媒体形容他是踌躇满志,五年后的今天当朱清时正式卸任,他和他的同事们奋斗了五年的南方科技大学又究竟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

白岩松:

刚才给朱校长了一个作业,然后朱校长快速的写出来了,是无憾两个字,为什么是这两个字?

朱清时:

因为我们把能够做的都做成了,而且南科大这五年在全国的教育界和社会上都产生了影响,使大家认真在思考教改的各种问题,我们的作用就已经达到了。

白岩松:

如果要让我写一个的话,我可能会写这两个字,您接受吗?不舍。

朱清时:

当然我从感情上是不舍的,因为南科大给我,我们已经有很深的关系了,我会一直关注南科大,并且也尽我的全力帮助它发展

白岩松:

您刚才有一句话叫把能做的都做了。

朱清时:

对。

白岩松:

但是我想问您的问题是想做的做了吗?

朱清时:

是,我们想做的最重要的是探索如何在中国的大学增强学生的创新能力,我们把做了一系列的教改措施,这些教改措施都取得了好的结果,我们第一届学生马上就要毕业了,我可以预期他们都会得到社会的欢迎,就是顺利毕业的这批学生。另外我们在学校的筹建上我们已经有一个150位教授组成的教授队伍,他们都很优秀,这样一个教授队伍是南科大发展的最好的基因,我们已经开始有1200个学生,这些学生也很优秀,好的学生或好的教师形成了南科大进一步发展的最好的基因,我相信南科大今后会越办越好。

白岩松:

如果要是回头看这五年,五年从一个学校的发展来说真的是实在太短了,但是如果说有一个收获的话,大家好像更多关注的是朱清时本人,这五年始终是这样的,但是其实可能更该在此时关注的是朱清时给南科大这五年带来了什么,如果说一个最满意的结果是什么?是您刚才说的教授150,学生120,然后老师跟学生1比8,中国绝大多数的高校一比十几,甚至1比20,这是唯一的一个吗?

朱清时:

我想南科大对于中国的教改探索走出了很重要的一步,就是我们探索把高校如何去行政化,在高校如何增大高校的自主,特别是自主招生或自授文凭,我相信在五年前,南科大刚建立的时候,大家对去行政化和自授文凭都没有怎么关注也没有思考,五年过去了现在去行政化或支持文凭,已经引起了全社会的关注,而且大家都在思考,我觉得这个是南科大做的最好的一件事。

白岩松:

您提到了这一点,我就要列出五年前,因为您在那段时间的时候《新闻1+1》就在关注这件事。因此您当时是带着这样三个想法走到了学校,也走到了公众社会的面前。这三个目标是什么呢?去行政化、自主招生、然后自授文凭。五年过去了,这三个目标,如果要重新排个序,那个实现的偏多一点,哪个实现的太少,您的排序会是什么?

责任编辑:神州网

频道精选

最火资讯